蔡英文政府执政满100天致辞

总统蔡英文20日下午于台北宾馆提前庆祝记者节,会前致词时表示,执政即将满100天,不希望用100天来评断自己的执政,也不会用100天来评断其他行政部会的表现,“新政府走得有些颠簸,但还是继续往前走”。

总统致词全文:


很高兴能跟现场的所有记者朋友们见面。除了提早向各位说声记者节快乐之外,藉着今天与各位见面茶叙的机会,我也要向全体国人同胞报告,新政府上任以来,我们为这个国家所做的努力。

相信在场的记者朋友,以及许多国人同胞都知道,几天前,历时两年多的国道收费员争议,已经得到解决。

尽管,有一些人对于解决这个争议,仍然有些不同的意见与看法。不过,当大家从电视上看到他们在抗争落幕之后所展现的笑容,我相信很多人的心中,都跟我一样,替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感到开心。

对一些人而言,这个问题的解决,只是让这个社会少掉一群人在街头抗议。不过,我愿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整件事情。对我们来说,这个事情的意义在于,抗争落幕之后,这个社会,又多了一些家庭,重新展开他们的人生

这就是政府存在的目的。有人说,这叫做会吵的人就有糖吃。不过,对一个政府而言,吵不是重点,吵得有没有道理,政府有没有在听才是重点。愿意倾听,愿意沟通,愿意解决,这就是过去三个月来,我对自己与团队的期许

我知道,现场的记者朋友们,都很好奇,从520到现在,我每天都在做什么。其实,当了总统之后,我的人生以及工作有一些变化,事情虽然变多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变得比较简单,就是我就职演说中所提到的那四个字:解决问题

很多的问题是长期累积的,有些问题,过去政府曾经想解决,没有成功。也有些问题,是过去政府无心也无力去解决的。

人民选择我们,是希望新政府能够务实而勇敢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人民也不会希望,新政府将责任全部推给过去。所以,我每天都这样告诉自己,我也用一样的话告诉民进党所有执政团队,人民希望看到不一样的政府。

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也承认,有些事情,我们考虑得不够周全,做得不够好。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我们会调整,会诚实面对,我们会改变。我们不会硬凹,民进党执政期间,更不会有半分钟事件。

过去这三个月来,新政府的施政大致上可以分为以下四个领域:

第一个,我们试图解决台湾社会长久累积的问题。八月一号,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几百年来原住民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不会因为一句道歉而改变。不过,这个社会需要一个开始。我愿意跨出第一步。尽管,道歉的形式引发了一些争议,但是,我们会用接下来的作为,有诚意地来面对这个几百年累积的问题。

劳资的争议也是台湾社会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问题。随着全球经济情势的改变,以及经济成长的趋缓,弱势劳工的权益与保障,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也面临转型的困境,这也造成劳资关系越来越紧张。

新政府没有逃避,我们选择正面去处理这个问题。当然,我们也承认,多年来的争议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社会一致的共识。我们愿意再跟社会沟通,特别是劳工团体与中小企业的意见,我们会更加仔细聆听。这也会反映在我未来的行程安排上面。

我们也清楚,如果台湾经济不加速转型,劳资争议纵然一时能够解决,但仍然会持续地困扰劳工与产业。

第二个领域,是改革的议题。我们通过了“政党及其附属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这是我们在处理威权时期转型正义所跨出的第一步。把真相厘清,把人民的财产、国家的财产、政党的财产做厘清,把过去做一个完整的交代,这对未来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绝对有它正面的意义。

我要特别强调,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提醒所有政治人物,过去在威权体制中,许多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在今天的民主社会中,是不容许再发生的。更重要的是,为台湾创造一个更公平的政治环境,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另外一个改革议题,就是我们国人同胞最关心的司法改革。我会亲自担任“总统府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筹备委员会”的召集人。我会负起责任,我会谨守宪政分际。我不会干预个案与办案,我更不会把检察总长叫到家里或办公室,跟我报告案情。

我承认,前一阵子司法院正副院长的提名人选引发了社会上的争议。最终,造成两位被提名人决定恳辞,我要感激这两位被提名人给我一个重新思考的机会。当然,这里面有我的责任。我会记取这个经验。新政府未来会用更谨慎的态度来跟社会大众沟通。

我们希望在九月一号把司法院正副院长及大法官提名的咨文送到立法院。人民期盼司法改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竭尽所能回应民众的期待。

我们还启动另外一个改革议题,就是由陈建仁副总统担任召集人的年金改革会议,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召开了9次会议。在讨论的开始阶段,要整合这么多不同意见,实在有它的难处。不过,我们不会因为有困难,就放弃改革。

我要特别强调,年金改革不是鼓励一群人去斗争另外一群人;也不是号召一个阶级去对抗另外一个阶级。我们不应该污名化任何职业别来成就改革,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剥夺那些原先就已经是弱势者的权益。

年金改革的目标,是让年金及退抚的财务能够永续,让世世代代的台湾人,在退休的时候,都能够拥有安心有品质的基本生活保障,也让国家有限的资源,能够永续地照顾到每一个人

世代之间的和谐与互助,是我们真正的期待。年金改革,应该以照顾退休者基本生活为原则。给付偏低的,不应该删减,例如早年退伍的军人,领得都不够多,要让他们安享晚年。给付过高的要检讨。但也要理解他们内心的不平,希望大家能够相互体谅。

新政府施政的第三个领域是台湾经济发展新模式。过去三个月,我们的相关部会,积极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以前在野时期,智库所规划的国家建设方案,转变成行政部门的政策规划。再从行政部门的政策规划,具体转化成行政院的预算编列。

在经济建设的投入上,对于五大创新产业与加速科技创新等促进经济发展的计划,我们明年度的预算都相当幅度的成长,这代表我们要建构,以创新为主导的新经济模式。

在社会安全网上,我们的社会住宅政策,以及扩大社区照顾、提升长照品质,医疗与防疫等,我们也都增列了预算。

这些预算的增加,是在现有的财政规划下,调整优先顺序,检讨浪费之后,移缓济急,所以真正投入新的产业资源,事实上比预算数增加的多。未来所需要的扩大需求,也将反映在未来几年的预算,当中,只要有好的计划,甚至不排除编列特别预算。

整体经济发展相关的投入,不会仅限于政府预算的投入,我们也会鼓励国公营事业来投资新型产业,共同带动民间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产业升级与转型。

预算编列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考验是把事情做好。事实上,内阁已经是总动员。在过去的三个月,在院长的带领,政务委员的协调,以及部会首长的努力下,新政府没有懈怠。我手边有一份各政委列管的事项清单以及进度,可以说明这些。我相信这些清单在行政院的网站也可以找到。

我不希望别人用一百天来评断我个人执政的成败;同样的,我也不会只用一百天的时间来评论内阁阁员的表现。

改革需要时间,我不会因为短期内看不到成效,或者因为推动改革很困难,就轻易退缩。错了就改,对的事情就勇往直前,我相信,这才是现阶段台湾人民对政府的期待。

第四,在维持区域的和平稳定,以及对外关系的处理上,我们持续与相关的国家保持必要的沟通。尤其是在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后,我们也跟各国共同维持南海情势的稳定。人民希望政府在南海主权议题能多做一些,我们了解也认同。

对于两岸关系,我再一次强调“维持现状”的重要性。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当前的宪政体制下,建立一个具有一致性、可预测性、可维持性的两岸关系。

海基会的人事,我们会在近期之内公布。现阶段我们有几位人选,正在做最后的谘询与评估。除了海基会之外,政府部门尚未完成布局的人事,我们会尽速补上。

改革的路上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但只要方向一致,就应该相互扶持、彼此鼓励。也许这段日子以来,新政府走得有些颠簸,但我们一直努力在往前走。

有人说,解决国道收费员的问题,“这是以前政府做不到的事”。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对我们新政府最大的鼓励。要做以前政府做不到的事,这才是政党轮替的意义。

最后,我要特别提一个人。我2008年担任民进党主席时的秘书长 –王拓先生。不久前,他离开我们。在病榻上,他依然很关心我。我会永远记得,当外界都不看好我,民进党士气最低落的时候,他挺身而出,跟我一起带领民进党从谷底爬起。

在那段困难的日子,他常常鼓励我,也提醒我,只要是对的事情,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很遗憾,他不能在人世间跟我一起看到台湾的改变。

不过,我会永远记得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告诉我的话,他说,“我们的执政一定要跟以前不一样,要做得成功”。我就用这一句话,来作为今天的结尾。所有执政团队的同仁,大家加油。

 


评论:

 

(1)新政府就任将届满百日,总统蔡英文20日表示,不希望用100天来评断执政成果或其他行政部会的表现。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则在脸书上批,蔡英文8年前还是在野党时,对于马政府的百日有所批判,8年后却对于“百日”有了不同见解,可谓是标准不一,但历史是一面公道的照妖镜,“今日的嘴,总是照著明天的脸”。罗智强则提出过去蔡英文在8年前,面对马政府百日时曾说,“新政府上任虽然不过短短百日,但国人对马政府的国安政策却充满忧虑,这些错误的政策正把台湾带向危险的境地,马政府正在犯下不可挽救的错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