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巴黎气候协定》是抢救地球气候防灾难的最佳合作模式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9月1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就气候变化问题发表讲话时指出,如果国际社会不在2020年之前改变方向,就可能错过避免气候变化失控的时机,对人们和赖以生存的所有自然系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尤其是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将使世界各国更难朝巴黎协定已达致的目标前进。美国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量的15%,在遏制全球平均气温升高的努力方面,美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相当的资金和技术支援。特朗普没有表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时间表。

继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京都议定书》,2015年《巴黎协议》是人类历史上应对气候变化的第3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律文本,形成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格局。

古特雷斯指出,人类已经面临空前高温。世界气候组织显示,过去20年里出现了自1850年有记录以来气温最高的18个年头。今年将成为气温第四高的年份。极端热浪、山火、风暴和洪水正在造成死亡和毁灭。

上个月,印度的喀拉拉邦(Kerala)(右图)遭遇了近代史上最恶劣的季风洪水,导致400人死亡,迫使100多万人离开家园。去年,肆虐波多黎各的飓风玛利亚也导致约3000人死亡,使其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致命的极端天气灾害之一。

他说,“北冰洋的冰川消失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今年,格陵兰岛北部古老的厚厚的海冰首次开始分裂。北极地区剧烈的全球变暖正在影响整个北半球的气候模式。”今年五月,世界气象组织报告了另一个严峻的里程碑:月平均二氧化碳水平已经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古特雷斯指出,2015年,世界领导人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并承诺将气温增长保持在工业化前2摄氏度水平以内,并努力使增幅限制在接近1.5摄氏度的水平。这些目标不过是避免气候变化最严重影响的最低目标。但尽管如此,国际社会仍远未走上正轨。联合国研究显示,目前《巴黎气候协定》缔约国做出的承诺只是所需努力的三分之一。

欧美等发达国家继续率先减排并开展绝对量化减排,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支持;中印等发展中国家应该根据自身情况提高减排目标,逐步实现绝对减排或者限排目标;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可编制和通报反映它们特殊情况的关于温室气体排放发展的战略、计划和行动。这是一份让所有缔约国达成共识且都能参与的协议,有助于国际间(双边、多边机制)的合作和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意识的培养。

根据官方报道,2017年 6月,特朗普总统在白宫玫瑰花园发表讲话时表示,巴黎气候协定旨在束缚美国,使美国贫困,并使美国商界处于不利地位。巴黎协定将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减少3万亿美元,并使工作岗位减少650万个,但竞争对手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相关待遇却好得多。他表示,”为了履行我对美国及美国公民的庄严职责,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将开启谈判,以重新进入巴黎协定,或对美国公平的全新交易”。

古特雷斯表示,气候变化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过去10年,极端天气和燃烧化石燃料对健康的影响使美国经济每年损失至少2400亿美元。仅未来十年,这笔费用将爆炸性地增长50%。到2030年,全球变暖造成的生产力损失可能造成2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因此,抗击气候变化将带来巨大的经济益处。

古特雷斯说,“简而言之,我们需要制止致命的温室气体排放并推动气候行动。我们需要迅速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我们需要用来自水力、风力和太阳能的清洁能源替代它们。我们必须停止砍伐森林,恢复退化的森林并改变我们耕种的方式。我们需要拥抱循环经济和资源有效性。我们的城市和运输部门需要进行彻底改革。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建筑物供暖、制冷和照明的方式,以浪费更少的能源。

上周,全球经济与气候变化委员会发布的新气候经济报告表明,气候行动和社会经济进步是相互支持的,到2030年,全球获得的收益预计将增加26万亿美元。比如,适应气候变化的供水和卫生设施每年可挽救超过36万名婴儿的生命。

古特雷斯表示,向可再生能源转型不仅可以节省资金,还可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国际劳工组织报告称,到2030年,符合常识的绿色经济政策可在全球创造2400万个就业岗位。在中国和美国,可再生能源领域新增的就业机会现在已超过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作岗位。

他说,“现在我们站在一个事关存亡的十字路口。人类的独创性一直存在并且已经提供了解决方案。技术将帮助人类解决气候变化。”

古特雷斯表示,可再生能源大量涌现出来。今天,可再生能源比煤炭和石油更具竞争力,甚至成本更低。去年,中国投资了126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生产,比上一年增长了30%。瑞典计划在今年实现2030议程中有关可再生能源的目标,比预定期限提前12年。到2030年,风能和太阳能可以为欧洲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区提供动力。海湾国家和挪威等富含化石燃料的国家正在探索实现经济多样化的方法。

古特雷斯指出,企业也正在意识到气候行动带来的益处。本周在加州召开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将展示许多这样的案例。比如,全球130多家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企业计划完全通过可再生能源为其运营提供动力。400多家公司将根据最新科学研究制定目标,管理其排放量。

他说,“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全球将投入约90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必须确保它是可持续的,否则我们将被困在一个高度污染的危险未来当中。为此,世界领导人需要加强行动。”

古特雷斯指出,关于《巴黎协定》实施准则的谈判9日在曼谷结束,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远远不够。下一个关键时刻是12月在波兰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次缔约方会议

《巴黎协定》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是开启全球气候治理新阶段的历史性协定,2016年11月生效。事关2020年以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安排。巴黎协议旨在限制因气体排放所造成的全球温度上升。有害气体或排放物是经由工厂或农业活动产出,会造成气候变化、全球暖化。签约国同意: 让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不超过2摄氏度,并且朝着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努力;限制人类行动排放的温室气体量至与树、土壤、海洋等自然界可以吸收的量,预计在2050年至2100年间完成此目标; 每五年检视各国碳减排成果以强化行动; 富国向穷国提供”气候金援”来适应气候变化并协助发展可再生能源。

2020年,各国将根据《巴黎协定》加强其国家层面的气候承诺。古特雷斯表示,明年9月他将召集气候峰会,将气候行动置于国际议程的首位。峰会将重点关注气候问题的核心领域——产生最大碳排放的部门以及抵御力建设将带来最大不同的领域。他还宣布任命气候界备受尊敬的领导人路易斯·阿方索·德阿尔巴(Luis Alfonso de Alba)担任他的特使来领导此次此次峰会的筹备工作。

美国是否重返《巴黎协定》仍是未知数。作为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治理模式产生重大影响,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当时第一时间对特朗普宣布推出巴黎协定提出批评。曾大力推动巴黎协定签署的奥巴马谴责特朗普政府的举动”拒绝未来”。不过,美国共和党国会领袖和美国煤炭工业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支持。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支持特朗普的决定,称这是”对奥巴马政府攻击国内能源生产和就业的又一重大打击”。

法国、德国和意大利领导人发表共同声明,驳斥特朗普重启巴黎协定谈判的建议。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部长凯瑟琳·麦肯纳(Catherine McKenna )表示,加拿大对特朗普总统的决定”深感失望”。瑞典、芬兰、丹麦、挪威和冰岛也对特朗普总统的决定提出谴责。对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的小岛国家来说,国际气候至关重要。 马绍尔群岛总统希尔达·海涅(Hilda Heine)说,对生活在受气候变化影响前沿的国家来说,美国的举动“非常令人担心”。在此之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在北京表示,无论其他国家的立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都将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认真履行巴黎协定。华春莹表示,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没有任何国家能够置身事外。也因此,《纽约时报》2017年6月1日报道称,包括加州、华盛顿及纽约的3位州长、30位市长、超过80位大学院校校长及超过100家企业的企业主决定要自行遵守《巴黎协定》条约,尽保护地球之责。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其目的在于企图进一步恢复美国经济、扩大就业和维护霸权地位,但后果可能适得其反。第一,企图利用发展美国的石油、煤炭等工业恢复美国经济。然而,对于特朗普的能源政策,相关行业并不买账。美国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公司知道,虽然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巴黎协定》的限制,企图利用发展石油工业来恢复美国经济,从长远来看会进一步损害举步维艰的美国经济。第二,企图利用发展传统能源扩大美国就业。特朗普说:“《巴黎协定》将破坏美国经济、扼杀美国工人、削弱美国主权,该协定施加给美国不可接受的法律风险,并使美国在面对世界其他国家时,永远处于不利地位。” 对此,一些批评者指出,清洁能源产业,包括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在美国创造的新就业岗位超过煤炭行业的雇佣人数。第三,特朗普企图利用“美国优先”的策略维持美国霸权地位。他质疑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称其是中国搞出来的“骗局”,特朗普抨击了《巴黎协定》对发达国家每年筹资1000亿美元支援发展中国家的要求,表示《巴黎协定》通过绿色气候基金将财富转移到了其他国家。实际情况是,仅美国一国,废气排放量就占全球的18%。目前,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在全球占比达15%以上,是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因此,美国理应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上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

归根究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造成全球气候问题的根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追逐利润为目标,不断开拓新的投资领域和扩大生产规模,以更快的速度耗尽可再生和不可再生资源,并不断地向自然界排放大量的有害物质。资本主义工业对资源的消耗和对环境的污染已经超过自然本身的吸收能力、补偿能力、再生能力和恢复能力,这不仅导致全球的生态危机,而且使人类自身的生存也处于危险之中,人类正面临可持续发展的危机。

特朗普曾称气候变化是骗局。他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招致国际社会广泛批评。目前,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举动形同与联合国唱反调。古特雷斯强调,道德责任是开展行动的另一大原因。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对气候危机负有最大的责任,但最贫穷的国家和最脆弱的人民和社区正首当其冲地、最严重地受到影响,特别是妇女和女孩将付出不成比例的代价。他说,“这就是我将在本月纽约举行的联大期间向世界领导人表达的清晰而直接的信息。我将告诉他们,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

《巴黎协定》于2016年4月22日至2017年4月21日开放签署,需要获得至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55个缔约国提交批准文件,且这些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至少占全球排放总量55%以上才能生效。 (京都议定书美国没有批准;巴黎协议同样面临这个问题。但是巴黎协议形成了决议和协议两份文件,可通过行政权力签署,这尊重了某国的特殊政治国情。) 约束机制是促进性的,采取透明、非对抗的、非惩罚性的方式。中国排放占比权重非常大、角色关键,中国签署将能决定巴黎协议会很快生效。 (即使美国国会不能通过协议,中国的签署依然能使协议生效,这向美国国会施压让其通过。)

对于马来西亚而言,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杨美盈2018年7月30日说,该部将执行数项计划和新政策,以符合我国于2016年4月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我们将制定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的战略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减排温室气体措施,如通过可再生资源将发电量从2%增至20%,正如希盟在宣言中的承诺。” 杨美盈说,该部将考量各造对制定策略行动计划的看法,包括科学家、学术人员、政府代表、非政府组织及官员,以制定我国在气候变化领域的方向。

资料来源:联合国  东网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