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探《尸速列车》导演延尚昊 电影外的韩国愤青

韩国电影《尸速列车》(Train to Busan)在港台热卖,在台湾上映一天票房已热卖3000万台币(约387万令吉),打破《我的野蛮女友》2200万台币(约284万令吉)的票房成绩!

在马来西亚,优先场狂揽480万票房,一举打破马来西亚电影历史记录,成为马来西亚史上最卖座韩片。在正式上映后,马来西亚票房突破一千六百三十万票房,成为大马史上最卖座电影

《釜山行》(朝鲜语:부산행、英语:Train To Busan)是一部于2016年上映的韩国惊悚片电影,由延尚昊执导。电影主演包括孔刘、金秀安、郑有美、马东锡、崔宇植和安昭熙。电影于2016年5月13日在戛纳电影节首映,韩国本土则于7月20日上映。前传动画《起源:首尔车站》于2016年8月18日在爱丁堡影展上展出。

观众对于对于电影里的人物、情节、场景、设定都感到相当喜爱和好奇。导演延尚昊向媒体透露了拍片的灵感来自香港“僵尸系列”电影。他提到自己是早年香港“僵尸系列”电影的狂热粉丝,最喜欢电影里的灵魂人物林正英。

“延尚昊”这位新锐导演的名字被更多人记住了,一部好电影的成功,除了演员、剧情吸睛,导演绝对是最大功臣,延尚昊2008年以短片、动画片起家,至今累积14部作品,然而创造出商业大片的他不只拿电影讲人性,更多对南韩体制跟政府的不满,私下的他,是个愤青来着。

▲《尸速列车》打响延尚昊名号。(图/车库娱乐)

《尸速》将人性丑恶血淋淋的摊开来,列车上满载着各种社会阶层、各种人际关系,透过这些不同地位的人们你是否也照见了南韩社会、政府与体制;你是否也发觉了,延尚昊正在用这些故事对那些“失速”崩坏的一切提出愤怒的抗议?

其实早在2011年延尚昊的动画片《猪猡之王》中,就满满都是对社会贫富差距、人性黑暗的批判;2013年《似而非》(又译:伪善者)则讽刺了教会,上述的2部作品都在国际各大影展流窜,跃上了国际打响名号,但延尚昊似乎没有更快乐。

▲《猪猡之王》讽刺社会贫富差距。(图/翻摄自网路)

南韩在各项产业逐步开始领导全球,无论硬实力(经济、军事)或软实力(文化产业等等)早已达到不可忽视的地步,但事实上南韩人们却一直都在忍受着处在高压环境的情况下,那是一个房价、物价、失业率会把人压死的社会,而且自杀率高居全球高度发展国家之冠。

《天下杂志》曾在2011年专访过延尚昊,那时他才因为《猪猡之王》获得釜山影展最佳导演奖,但长期关怀社会不公的他,却沉默寡言没有雀跃之情。当时他靠着接案1年能赚130万台币,到了该成家时(南韩看中门面,没房想娶妻很难)他砸2000万台币甚至负债买房,却在回釜山途中无意间拿到一张传单,他定睛一看,120坪的洋房只要2300万台币,“我花2000万买的首尔房子几坪大‭?‬只有23坪‭!”

延尚昊好像活生生的存在自己的动画《猪猡之王》里了,电影讽刺的即是人只能寻求温饱,要谈梦想?别想了。说起来他的每一部作品,或多或少都参杂了愤青对社会永恒不公的愤慨,这样的思想延伸到《尸速列车》,甚至《尸速》的前作《起源:首尔车站》,除了惊悚,你还能在电影里嗅出延尚昊的批判,那是揭露华丽社会外表下最不堪的风景。

据香港媒体报导,《尸速列车》导演延尚昊日前到香港宣传时,对于电影的反应不错,感到意外。

他说,自己很喜欢活尸题材的电影,认为活尸和其他灵异生物不同,因此决定拍这类型的电影。

“活尸可以带出人性黑暗、光明面的问题,大大增加了可看性。”

《尸速列车》剧照。

此外,延尚昊透露以前韩国曾经流行过香港的“僵尸系列”电影,这系列电影的灵魂人物就是道长林正英,并表示自己“超级喜欢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先生》系列”!


故事大纲

证券基金经理人硕宇(孔刘饰)忙于工作导致婚姻岌岌可危,也疏于照顾女儿秀安,让备感寂寞的秀安只想去釜山找妈妈,硕宇不得已才带女儿搭上从首尔往釜山的KTX高速列车。这趟乍看单纯的旅程,却成为逃离地狱首尔的最后机会。

硕宇才和女儿上车,僵尸就侵袭了车站,然而上车的不是只有活人,一位上车的少女身上的丧尸病毒开始肆虐且不断扩散,倾刻间列车陷入灾难。从首尔到釜山的442公里,在路上遇见了一对夫妇 , 一位流浪者 , 一对情侣和一对姐妹。在极速飞驰的高速铁路之上,爸爸硕宇是否能够突破重围和难关,守护爱女活命抵达安全的地方?爸爸硕宇和其他人为了活下去只能和丧尸拼命直到安全地带。

男主角硕宇由于不断沉溺在工作中导致与老婆离婚,且为了工作也疏于照顾女儿秀安。秀安还是个孩子,这时期的他极需要照顾者的关心与爱。但如同他在班上表演中断的情况,那份“爱”也是如此中断,爸爸硕宇连他的生日都送成重复的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在他小小的心灵中,得不到最初原生父母的关照,这反而让他格外成熟,瞭解“爱”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且不只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是。

住在家中的硕宇的母亲都看在眼里,常提醒他、常碎念他要照顾孩子。这让整个家庭呈现一股压抑着的哀愁,也使寂寞的秀安更想去釜山找妈妈。硕宇不得已,最后才带女儿搭上开往釜山的列车。

但这趟单纯的旅程,不小心让一位病变的活尸上车,成为可怕的纠缠打斗。可是过程中更震撼人心的、关键的,却是活人与活人之间的“恐惧”与“自私”,还有和其相反的“转化”与“关爱”。


《尸速列车》中的“活尸心理学” (网络文章)

电影中有的三个场景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自私的客运营运长容锡为了自身利益,不顾剩下活命的人,硬把车厢的门关起来;第二、男主角在变成活尸前回忆起秀安刚出生时的美好影像;第三、秀安绝望地唱着歌,与孕妇成景一同走向隧道另一头的光亮。

其各自代表了“阴影掩盖”、“内在转化”与“重生契机”的象征。

“活着的死人”还是“心死的活人”比较可怕?

“我要跟你走,他们不安全……”啦啦队队长珍熙瞪大眼睛、惶恐地说。

容锡关起门来,不让已经穿越重重活尸的生还者进入,因为他害怕自己也被感染,夸大说词企图影响群众意识,最后全部人决定不让他们进入,这是个极为情绪化的决定,毕竟从群众惊恐的眼神中透漏的是生死未卜的恐惧。

这种活尸惊恐现象除了对死亡与攻击的惧怕之外,也许还能以外在文化与内在象征的层次来理解。

从社会阶级与恐怖攻击日益渐增的全球化现象来看,“反权力宰制”变成当前社会压迫的回映。容锡作为一位主导性的权威者,他思考的是,若听从了一位女高中生的话语,则有被重新划分阶级与制度的可能,如此一来自己不再是主宰者,没人听从自己的话语时,也许代表不再有人重视自己与自己的生命,因为他自己就是如此,不顾他人死活地往上爬,因此也将这种日常与危急时的内在想像投射在整个车厢之内。

movie_image

当容锡毫无人性的先在厕所中将服务员推给活尸送死、让珍熙被活尸咬到、最后以怨报德的不顾救他的列车长,这些作为比失去意识的“真活尸”还要残忍。但事实上,容锡只是作为这个时代“一个活尸”的象征。人类学家指出,这现象如同十九世纪“主人-奴隶关系”的瓦解,在白人资方与黑人劳方一种像是神力女巫指使活尸的寓言逐渐破碎后,现代社会资产方对于濒临毁灭有着强烈的焦虑与想象。如同容锡所害怕的,是自己不会被拯救,拥有的一切将化为泡沫,一想到这里,同理心与人性已无法崭露,阴影遮掩住心灵的整体,连一丝光线也无法逃脱。

转化阴暗面

即便容锡嘴巴说着想让多数人活命,但若心理学家荣格也在现场,完全能看出他并不是真的为其他人着想的“英雄”。因为一位英雄所具备的特质,不仅如同电影中能够保护弱势,还要能在内心拥有抵抗与统整阴暗面的能力,而容锡只是想着自己活命罢了。

在这由电影与网路取代神话故事的时代里,与活尸的战斗可看作是一场“英雄与邪恶力量较劲的原型”的当代演变。也就是说,从外显的行为至内在心理历程,这项英雄与活尸间的奋战被看做是“自我意识”克服“潜意识阴影”威胁的力量。

硕宇刚开始也如同容锡,自私且狭隘,但他身旁跟随着的秀安是“孩童”的原型。未经社会污染,保有天真与单纯的向善本能,而硕宇还拥有想要保护这份纯真不受侵犯的“爱”。 “爱”是打从心理治疗界佛洛伊德起头就强调的最重要的能力与生活目标之一,直至今日几乎各家学派都仍推崇“爱”的本质是关系建立与转化的基础。

以“爱”为生活中心时,能放弃以“自我”为中心,这将能克服自我意识达到最高峰后的自恋倾向──开始看见身旁的人事物,不再自私自利,不再被潜意识阴影所占据。

78923ea4596403391caad7e1a4aff096

因此从出现活尸后,硕宇慢慢被秀安影响,他开始救人,他开始无法弃人于不顾,最后也因为拯救孕妇成景而让自己的手被咬,甘愿付出生命也不愿看见另一位拯救了自己与其他人的拳击手相华的伴侣受害。

这时是一位“英雄”的真正成型,“基于特殊的历史传统与文化情结,某些既定价值、信念与观点就会产生两极分化。在这种情况下,一种文化个体化的潜能便即将浮现,它将会包括分离与合体的动力。”也就是说,硕宇原本深植心中的功利主义、自我中心即被分离,不再将传统利益看做自我实现的唯一,进而回归内心的是,拯救他人的道德意识与想起秀安出生时的喜悦,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幸福。此刻,他开启了遇见内在真实自我的道路,走向个体化。可惜,我们总是命在旦夕的那刻,才领悟到最该珍惜的、最该拥护的是什么。

活尸心理学?

如果荣格的“个体化”指的是一个人能够照见阴影,“为了让存活的个体完全体现自己,在经验世界的时空当中变成真实的自己”的正向转化,那么活尸也许就是被内在阴影完全征服自我意识、掩盖自我真实经验能力的逆向转化。

人类的心智状态中,行为就像是躯体在内心绕着意识球面旋转,这描绘了活尸为何是活尸──由于自我意识的消失,绕着中心点旋转的只剩下生物性、或说病毒性的本能,它操控着一具心灵陷入休眠的空壳,像是电影中看到,一听到声音或看到活人就整群狂追猛奔,前仆后继地想要拉住火车的惊悚画面。

d17b41ae1180fa13663ab5425532723d

活尸为何是活尸──由于自我意识的消失,绕着中心点旋转的只剩下生物性、或说病毒性的本能,它操控着一具心灵陷入休眠的空壳。

荣格认为,这种阴暗的元素可能是普遍且历史性的残存(毕竟没有一个文化中不曾有过残忍的屠杀与掠夺),那么,有可能每个人意识或潜意识心灵中都有一些邪恶特质。

而如果活尸真为我们内在邪恶的一部份之象征,也许它就是潜意识阴影的遗迹。如同地府一般,它是保存在地底下的幽魂。如同人类压抑的阴暗面一般,它是从底层回归表层的象征。黑暗的地府世界在文化中包含了正向与负向的元素,活尸则代表后者。Jaffé 指称为“大自然灵魂的黑暗面”,它认为这种潜意识为人类破坏性趋力的表现。

如同 Goodwyn 书中也从生理学的角度认同荣格的想法,他指出,这些情绪是自古以来累积在潜意识的堆叠,并深深地保存在更深的脑层中,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心灵”。而我们所有人都共享着同样的生理发展,从情感的神经科学到基本的情绪直觉,这些都是从大脑更深的皮层中出现。这是超越个体差异、较少个人过往经验的集体情感历史,包括了害怕、愤怒、欲望、照护等等,而若是这些区块有所损伤(比如被活尸病毒入侵),我们将变得缺乏活力与烦躁易怒。更重要的是,当进入这种情绪状态后,我们的愤怒系统(rage-system)会被引发,攻击他人的念头也如活尸般呈现狂暴状态。

A0DG360L9SBMA9JL1245

现实中的活尸?

阴影的原型也可能遍布在早期受创经验的心灵中,痛苦与受惊的孩童形成了意识扭曲的元素,造就往后的暴力与仇恨行为。心理学家指出,若一个人陷入自我意识消失的状态,有可能是一种自体(Self)的防卫机转。早期受创经验可能导致孩子最内在的心灵分裂,核心人格被锁在无法意识到这些受创经验的房间之内,如此一个人不再需要忍受痛苦的创伤情感。然而,核心自我虽受保护,但也导致无法与人真诚地接触与连结,因为这种保护总是远离人际的、具攻击性的。

由于,最深度的创伤总是来自最亲密的他人,因此这种机转防卫的、攻击的就是“他人”。这让真实自我陷入死气沉沉、愤世嫉俗与沉溺暴力的保护状态。但这种状态更有可能因为自己与人互动的行为而再次经验到人际创伤,因为本该保护自我的防卫性攻击造成更多人际冲突,反而矛盾地使心灵陷入焦虑与痛苦的二度危害。这时,他真正需要的是一段真诚的、有耐心的人际关系之接触与建立,才有可能重新“找回”与“经验”身为自体的存有。

回归活人的本质

看完电影最后感人的跳车,我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我刚好站在那辆火车旁边,被活尸男主角咬了一口(不要问我怎么想到的XD)……我脑海中会浮现什么?

……许多人总是濒临死亡时,才重新想起最初的回忆、最开心的回忆,与孩子的、与伴侣的,也才开始后悔,起初没多做点什么,往后不能再多做点什么。

这是另一种现实中的活尸,如同起初的男主角硕宇。当我们陷入某种漩涡般的外在诱惑、不顾周遭人事物、甚至将自我价值与某项外在事物画上等号。起初两眼发直向前奔跑的我们、最后发现欲求剩下一场空的我们,与活尸双手向前、不具意义的行走又有什么两样呢?

神秘 – 未完成的故事

丧尸病毒的起源其实是主角一手造成的

有些人其实没有注意到,片头一开始可以看到主角在公司里跟神秘人士通电话,这时他的电脑停留在鱼类不明原因大量死亡的页面,随后就叫金主任来把一些资料处理掉,而到了电影后半段主角再度与金主任通电话,他告诉主角这整起事件是从他们不择手段救起的公司开始的,然后就心虚的挂上了电话 …

这个是反映了什么?主角原文被标签为“英雄”,原来才是罪魁祸首?韩国社会原来没有好人??


看看你有没有搭上“尸速列车”?

文/叶家兴

近日上映的韩国电影《尸速列车》连续在多个国家的市场斩获票房。电影叙述在一辆首尔开往釜山的高铁列车上,由生化公司流出的丧尸病毒迅速扩散,乘客一旦被感染的丧尸咬到,就会转变成攻击人的丧尸。在紧凑、恐怖的剧情中,丑陋自私的人性与温暖的亲情、爱情、友情反覆交错,不断考验观众的惊吓与泪腺神经。

韩国电影工业一日千里,早非吴下阿蒙。明知其商业化运作,却又能颇能打动人心。不过,就以丧尸题材大受欢迎而言,其实有着观众们身处的社会经济为背景,方得以迅速掳获人心,引起共鸣。

什么社会经济背景呢?简言之,就是“M型社会”与“下流社会”所造就愈来愈庞大的“穷忙族”。过去,二次大战后百废待兴,各国发展经济的黄金年代造就了大批新兴中产阶级,社会财富呈现“橄榄型”的分布。

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欧、美、日、韩、台湾等各地的贫富差距逐渐恶化,随着中产阶级的下流化,M型化社会使财富分配从橄榄型逐渐成为“漏斗型”分布。跌落出中产生活的人们,就像染上贫穷病毒一样,很难再有翻身上流的机会。

丧尸就如下流社会里的穷忙族,失去个人面貌,没有个人特质,只有着抓住活人噬血的本能。就像《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清崎(Robert Kiyosaki)设计的“现金流”(CASHFLOW)游戏。多数中产阶级的命运是“下流化”,一旦坠入游戏里的“老鼠圈”,就会进入周而复始的“月光”轮回。辛苦赚到的钱马上缴给房东、银行、信用卡公司、超商、饮食店、手机公司、电信公司……,生命的处境难以有好转的时刻。

都柏林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院院长钟斯(Darryl Jones),曾经分析西方社会的丧尸巡游。在他眼里,近年在欧美许多大城市数千年轻人的活死人大巡游,背后深层因素之一,就是政治。

他说:“丧尸在西方城市中大幅流行是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的,这并不是偶然现象。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扮丧尸是一种抗议。”问题是,为什么选择丧尸,而不是如万圣节流行的、更有贵族气的吸血鬼?

钟斯认为,“吸血鬼是贵族化的个人主义者,作为人类‘更优秀的’改造版被仰慕、被敬畏,而僵尸是丑陋的底层生物,一群毫无差别的无脑的乌合之众。”吸血鬼是喜欢社交、爱上进的生物,但选择扮演丧尸反映了年轻人的深层焦虑。

西方年轻人对现有体制、统治者和政府感到深深的失望,被富豪绑架的资本主义体制不再给人带来希望。教育变得百无一用,千篇一律的政治、媒体、娱乐文化垃圾充斥,还指望年轻人信仰、崇敬与喜欢。

因此,三年前钟斯写道:“丧尸大军游行像是受压迫者以人形回到世上,也许有一天这种象征性的抗议会变成自觉的政治运动。”对照今日西方各国极端保守主义政治势力的抬头,显见在股市迭创新高,但社会体制不变、青年处境未见好转的情况下,钟斯的预言一一实现。

回过头来看亚洲。这些年来,日、韩、台等地的经济发展与贫富差距也愈来愈糟。当众多分析“M型社会”、“下流社会”、“下流老人”的忠告无法唤醒当权者时,娱乐工业已经开始引进“丧尸”题材,藉由电玩、电影等媒介成为流行文化的象征。

当愈来愈多人被丧尸列车上的贫穷病毒感染,丧尸列车冲击体制的动能,也将不免变得愈来愈不可控。

  • 作者叶家兴,在香港吐露港湾生活与任教的台湾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电影里的小镇苗栗铜锣,台大电机系学士、经济所硕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精算、风险管理与保险博士。1996年离台前在金门太武山麓服役两年。译有《经济学与社会的对话》、《世代风暴》、《助人为获利之本》、《当经济指标统治我们》等。著有《理财与保险--迷思与反思》、《陆生元年》、《未来事件交易簿》。以上为个人言论,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来源1 2 3 4 5


百度网盘下载《尸速列车》电影(韩语中文字幕)(1.9GB):

pan.baidu.co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