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她命丧于酒杯之下……

文/李链

日前看到一段婚礼现场的视频,穿着礼服,眉目娇俏的一美女在给好友当伴娘,但却饮酒过度竟然醉死在婚礼现场,视频里,伴娘被一群男士簇拥着,姑娘大口喝酒,他们高声叫好,视频的最后是她像滩烂泥一样瘫倒在行李架上,被人推出了婚礼现场。

接下来的消息是这女孩从此再没醒过来。。。。。。

大陆很多地区都有自古沿袭下来的闹婚习俗。从以前的“闹洞房”到如今的“闹婚礼现场”,从闹个热闹到五花八门的各种整人招数。要只是图个热闹气氛是好事,却总有好事徒喜欢做出过分之举来。每当有人质疑婚礼上的过头举动,就有人拿习俗来开脱。闹一闹可以,但灌酒、折腾伴娘、新郎新娘,搞得人人下不了台,说是为了喜气,不如是一种恶俗

喝酒喝出了人命,闹洞房闹成了猥亵,好好的一个婚礼成了斗酒搏命、下流和无耻的大杂烩,又有何喜?

也有人认为伴娘太随意,干嘛跟别人拚酒?婚礼现场那么多人,挨个喝下来,酒神也难保不倒。喝白酒的拿点水兑一兑,喝红酒的充点可乐,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会较这个真。可传说这位伴娘,自恃平日酒量不错,真刀真枪地跟人一杯一杯地喝。拿生命去拼酒,想用所谓的豪气和勇气来证明自己,然后就真的悲剧了。

有些人不是劝酒而是灌酒,他就想看你出丑,看你不省人事的模样;有些人明明可以适可而止,偏偏要放纵自己;一些人知道这么喝下去会出问题,故意为之,逞口舌之快;更有一些人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听之任之。

婚礼上的笑声掩盖了这些龌龊的举动,就好像洞房里,一群人围着伴娘上下其手,明明是猥亵,却好像在做一件很开心很光明正大的事。

我相信,只要没人逼的话,伴娘不会如此喝法,没有人拼酒,伴娘也不会自顾自地往嘴巴里灌。我们也许可以指责一个意识清楚的人为什么不停下酒杯,可是无法指责一个已经喝醉了的人。当一个人在喝多了以后,行为失去控制能力,自我意识不足,对酒的危害性失去认识时,你不能把她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这个时候,保护安全的责任就转移到组织者、周围人的身上了。

看到差不多了就不要再劝了,哪怕不是劝酒拼酒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下,婚礼现场的那么多清醒的人,你们有没有去制止姑娘继续喝酒呢?或者去制止那些劝酒的人呢?

有时候比酒更容易麻醉的是人心,这不是恶俗可以解释的,已经算是一种有意为之的恶行了,而这种恶行肆意蔓延在美好的婚礼之上。劝酒者是恶,纵容者是恶,旁观者也是恶。这些软刀子看不到血,但招招致命。

喝酒的女孩子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新郎新娘、组织者、劝酒的人固然得负责,但周围那些旁观者,也难辞其咎,是你们的纵容一起将一个如花女孩推到了冰冷的太平间。

凡事皆有尺度,任何时候对自己对旁人都应谨守尺度,才不会再有这样的憾事发生。

  • 作者:李链,山西人,曾于“北京周刊”任新闻文字记者,现为专栏作家,自由撰稿人,编剧。


9月10日,文昌市文城镇某酒店举行一场婚礼,28岁的伴娘杨某因酒精中毒,导致呕吐物堵塞呼吸道窒息身亡。南海网报道此事后,澎湃新闻、腾讯新闻等多家媒体转发和引用,并引发社会关注和热烈讨论。9月12日,南海网记者从文昌警方获得此事的最新进展是,相关案情及赔偿责任仍在调查协商中。死者家属正在和举办婚宴的新人家属协商赔偿问题,双方都不愿意接受采访。

有网友指出,这种饮酒死亡的同桌人应该负责。相关报道中有律师表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伴娘,要对自身负起主要责任;婚宴的召集者即新郎新娘,有义务保障参加婚礼宾客的安全,在此事件中要担负次要责任。若经调查,同桌男子有劝酒行为,特别是在女子已经表现出不胜酒力后仍强行劝酒,那么劝酒者也要担负责任(三者中最轻)

从最初的开怀痛饮,到后来瘫软如泥,最终宣告不治身亡,28岁年轻伴娘醉死喜宴令人嘘唏。原本替闺蜜婚礼捧场,结果却成了自己的葬礼,更叫人在悲痛之余心里感到极不是滋味,不能不发出泣血追问,到底谁是导致杨某醉亡的真凶? 何时才能终结类似的“伴娘式悲剧”? 原文


编者后记:凡劝酒者,皆非好友也,实乃酒肉朋友,慎防之。

有网友如此提及:丑陋的酒桌文化代表的是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和优劣。这点必须要配套法律来根除。

事实上,不要笑“中国人”,我深信全世界的“华人”都有如此丑态,不是吗?华人应该反思。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