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策略:短期扰动不改长期牛市根基 正是布局机会

方正策略:短期扰动不改长期牛市根基 正是布局机会

核心观点

1、2018年3月中美经贸争端开启至今,与国内政策演绎形成的风险偏好组合经历了6个阶段,不同组合下市场走势各异。

① 第一阶段:2018年3月-7月,内压外紧,市场快速下跌。第一阶段以5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交锋为主线,到7月美国正式公布2000亿美元加征10%关税,中美经贸摩擦不断升级。这期间国内政策是偏紧的,标志是以资管新规为代表的去杠杆加力演绎,信用、货币处于收缩初期。最终内压外紧环境下,市场加速下跌。

② 第二阶段:2018年7月-9月,内稳外缓,市场震荡下跌。这阶段核心在于2000亿美元关税税率从10%到25%不断上调,关税规模增加放缓,最终9月美国明确2000亿美元的加税安排。国内政策在这期间开始趋稳,标志是7月底政治局会议首提“六稳”,货币趋稳,信用仍在收缩。在内稳外缓环境下,市场震荡下跌。

③ 第三阶段:2018年10月-2019年4月,内松外稳,市场大幅上行。这阶段贸易紧张氛围大幅缓和,尤其是12月G20会议后,中美达成谈判共识,此后直至2019年5月美国突然再度掀起贸易争端波澜。这时期国内政策大幅宽松,包括救市、民企纾困等,2019年1月起转向全面宽松,信用、货币触底反弹。在内松外稳环境下,市场大幅上行。

④ 第四阶段:2019年5月-8月,内稳外紧,市场横盘震荡。5月中美贸易争端波澜再起,美方在外贸、科技、金融、学术等多领域限制,外部环境急转直下。这阶段国内政策相对平稳,处于年初宽松后的政策观察期,强调“以我为主”,货币、信用均维持稳定。在内稳外紧环境下,市场仅在负事件冲击后大跌,其余时间多为横盘震荡。

⑤ 第五阶段:2019年8月-12月,内稳外松,市场震荡上行。美国经济遇冷,这阶段美方在贸易及关税领域态度逐渐缓和,并于12月中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阶段国内政策小幅宽松,在全球降息背景下调降政策利率5BP,货币、信贷维持平稳。在内稳外松环境下,全球流动性宽松成为市场主要逻辑,市场震荡上行。

⑥ 第六阶段:2019年12月-2020年7月,内外皆松,市场在疫情和政策宽松主导下,大幅震荡,整体上行。2019年12月达成并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美经贸关系进入一段时间的“相对和平友好”时期。国内政策方面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开启了大宽松时期,货币、信贷环境大幅宽松。最终在内外均宽松的环境下,在疫情防控、政策宽松和经济复苏预期的主导下,大幅震荡,但整体上行。

2、目前风险偏好组合为“外紧、内松”,中美关系短期扰动市场,但长期不改牛市根基。中美关系方面,近期美国关停并强行闯入我国驻休斯顿总领馆事件,以及在涉藏、涉疆、涉港、涉台、涉南海等方面的举动,再一次将中美关系推入了紧张局面。而国内政策方面,考虑到经济复苏程度与潜在水平存在较大缺口,内需动力不足仍然疲弱,而外需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环境下,政策收紧的概率很小,预计仍然会维持“稳货币、宽信用”的偏宽松环境。在这样的风险偏好组合下,市场短期可能会受中美关系再现紧张的扰动,但这不会改变本次“经济复苏、政策宽松、强改革”核心逻辑支撑下的牛市根基,因此短期扰动调整正提供了良好的布局机会。

风险提示:比较分析的局限性,政策提前收紧,国内外新冠疫情超预期反复,外围市场大幅下跌等。

来源:策略研究

阅读新浪财经正文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