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家盟2952字反对彩虹游行:“同志行为会感染” (转发)

“2016第十四届台湾同志游行”29日下午登场,长期反对同性恋与“婚姻平权”修法的团体护家盟早上抢先在自由广场前召开记者会,除发布2952个字的新闻稿外,现场人员也举着“同志行为会感染”、“反对同性性行为合法化”标语。秘书长张守一并提到,现在政府为了选票,甚至有县市举办支持同志活动,升同志旗,是政府的悲哀。

张守一说,他们支持并关爱同志情感,但他们反对同志性行为、缔结婚姻关系,因为将会造成性解放意识形态,不讲情感只要性欲,败坏伦理道德;另外,游行中还有许多男女裸露身体,违背善良风俗。

他们并指出唯有“一男一女”的婚姻是最适合儿童成长的环境,痛批同运团体藉着“性别平等”,把同志教育带入幼稚园到高中的校园,“对我们下一代进行洗脑与同志培养教育。”

以下为护家盟新闻稿全文:


针对1029同志游行,以及尤美女等委员提出同性婚姻与收养修法,护家盟表达看法指出:同性恋要成家,绝非只是相爱的人要在一起,从同运团体与同志游行所进行的客观事实来看,是积极推动“同志文化与性解放意识形态”,不讲情感只要性欲,鼓励多人性爱,明目张胆在做败坏善良风俗与毁坏伦理道德等传统文化,藉着性诱惑,让我们的孩子失去耕耘情感的能力,甚至被带成同性恋者,家长几乎不知情,同运团体是有计划有目的的伤害孩子,成为父母锥心伤痛。

第一, 同志游行今年迈入14年,每年在街头鼓吹“同志文化与性解放”,几乎每个议题都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值得社会大众尤其是家长必须关注。从游行标语来看,包括废除与儿童性交无罪的刑法227条、人兽要成家、娱乐嗑药合法化、性虐待要公开教育、性别是人权,要自由更改(混淆生理性别与心理性别)、爱滋除罪化、鼓吹“想做爱,立马现约”(不讲情感,推动性滥交)、鼓动“就是要变装、裸露”、鼓吹多P及其合法化、推动同性公娼、甚至鼓吹“干老师”。今年则推动废除社会秩序维护法第80条、儿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条例第29条、刑法第235条。

这些行为背后是同运人士在舞台上高喊的“我们不断做的事情就是创造这个社会最黑暗的角落,在最黑暗的店(电影)里面,做最色情、最猥亵、最变态的事情。”这些都是客观呈现的事实,不是谁在抹黑、扭曲或误解。

第二, 同志游行高度裸露,男生露性器官,女生露胸部,儿童或青少年在一旁观看却完全没有防护。这些违背善良风俗的行为,虽然有法,警方似乎放任。这不是“多元表现”的问题,关键是这些行为背后的“性解放心态”,而同运团体更将这种心态去推动“性解放意识形态”,不讲情感,只讲情欲,去毒害我们的下一代。性解放受害最大的是女生,同性恋受害最大的是男生。女生要的是情感依附关系,性解放冲击这种天性,身体坏了,到老后悔。男同性恋者则是在性功能上的冲击。

第三, 同志真的只是相爱想要结为连理吗?同运团体同志谘询热线在全省各地举办“多人性爱讲座”、“多P究竟怎么搞”,场场爆满,加开场次;教导青少年用APP进入男同性恋圈;教导如何找同志三温暖当玩家;教导女生怎么跟陌生女子一夜情(拉子一夜情);推动开放“娱乐性药物,享受性愉悦”;不断开课教导12岁到20岁的青少年如何与同性进行性行为;请男或女同志分享多P性行为;也包括现代妇女基金会,打着女权,却在做“如何在欲海中找真爱”;同运团体“彩虹六街”从国小到高中去进行“同性性倾向的启蒙”教育,还是与学校合作…。

点点滴滴罄竹难书,网路上都是公开招募及分享。这些都是有计划有目的的在推动“性解放意识形态”,让我们的孩子被性欲冲昏头,忘了性行为的前奏必须是情感,荼毒我们的下一代孩子的心灵与理性认知。婚姻忠贞才能抚育健全的下一代,这些鼓励“性滥交”的讲座显然属于违背善良风俗,有些竟与县市政府合办,获取政府补助,全国的家长、学校老师、政府官员几乎不知情。

第四, 在这样的同志文化下,如果抚养孩子,孩子成长过程会遭遇什么样的痛苦?同性恋者不论是在收养或人工生殖上,会面临许多方面冲击到孩子的感受及利益,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同性恋者的伴侣关系复杂,全球对于同性恋收养的学术研究与调查都发现,对孩子冲击最严重的是同性恋家庭的关系不稳定,造成孩子没有安全感与人格发育阻碍。我们可以看到调查数据,国内学者在尚无网路的时代进行的调查:

台湾同志一生性伴侣人数=平均53.26人

※一年性伴侣平均人数=平均12.81人;

※换一次性伴侣速度=平均28.5天;

※交往时间长度短=3个月~3年;

※一夜情比例=平均89 %。

近年美国Bell and Weinberg对同性恋者的调查报告指出,79%同性恋者常常和陌生人发生关系,74%的男性同性恋者在一生中有100个性同伴,43%的男性同性恋者在一生中有500个性同伴,28%的男性同性恋者在一生中有1000个性同伴,平均每个同性恋者同时有8个同伴。请问,被同性恋家庭养育的孩子,如何能与其他家庭一样的正常的成长?

台湾法官在判决同性恋收养就做出判决:

领养小孩是当前同性恋者对于一个完整家庭之心理或文化性期待的唯一凭藉手段,然而,儿童日后在学校及同侪间,若其性别认同、性向扮演、角色定位及社会性处境异于一般多数人,可预期的将承受极大的压力..而这些都是儿童自己要单独面对的,非其他成年人可以随时在旁排解的,成年人是否应思考不能只为了满足自己完整家庭之心理,而将一个没有思考、拒绝及选择能力之儿童,置于一个不可预期、必须承受来自同学或同侪负面压力的环境中,此对于儿童诚属不公。”

加拿大多伦多被两个爸爸收养的童欣.史提芬诺华诗(Dawn Stefanowicz)在美国司法委员会作证时提到,“当我六岁时,我的家庭使我身心创伤——我受到性骚扰,以及身体和言语上被性侵犯,被多次遗弃,因而导致我有口吃、经常晕倒和常常作恶梦。”她的证词很长,说她成长过程遭遇极大痛苦,觉得自己家庭与众不同、有强烈自卑感、害羞、人格发育扭曲、性关系混乱、遭受性侵或性骚扰…等等。她结论时强调,孩子需要明白性别有男有女,在性方面也需要知道清晰的道德界线,唯有一男一女的婚姻是最适合儿童成长的环境,符合孩子的利益。史提芬诺华诗并非个案,许多类似的受养者从世界各角落出来作证,遭遇几乎雷同。

第五, 并非同性恋者都想要有婚姻法,全球各地许多同性恋者反对修改婚姻制度与同志收养,法国21岁的Xavier Bongibault是男同性恋者,也是无神论者,就读巴黎第十三大学,他反对同性婚姻及儿童领养的理由是,有自己的父母是所有孩子都该拥有的权利。婚约不是相爱的契约,也不是以平等为名的契约,这是一个建立家庭的契约,而其中有父母以及孩子们。大多数同性恋者的中心诉求并非想要有婚姻或孩子。改变婚姻的法案会改变整个社会的基础。对同志圈而言,只要反对同性婚姻者就必然是恐同。我们只听得到赞成此法案的声音,他们阻止其他人的声音,有时甚至是透过暴力的方式。

第六, 同性恋成家与异性恋成家会一样吗?

传统婚姻基本上是:a想要生育的双方所组成, b讲求的是家庭责任、c忠贞关系、d传承教育下一代、e为家庭而奋斗,f讲求义务与付出、g亲人彼此扶持、相互照顾、h互补互动以完善自我人格、i学习爱的真谛、j享受亲子与姻亲关系的天伦之乐、k血缘亲属关系非常重要…等等;

◎同性恋家庭:a不能自然生育、b强调性自主及性解放,c忠贞放一旁、d不要有姻亲关系、e无法藉着婚姻阴阳互补、f不强调血缘亲子关系、g不强调责任、…等。为何要强硬的把不一样内容的关系放在同样一个法律里面,修改972民法条。

第七, 同性恋者真的是想成家吗?2001年全球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的荷兰迄2014年登记婚姻的伴侣数目只有12%,巴西登记数目只有4%(2400对/6000对),全球很多通过同性恋婚姻的国家登记数目普遍偏低,尤其是男同性恋者几乎很少去登记,以免束缚。亲同志的教授研究,同志要婚姻目的不是真的要关系,而是要社会的肯定。我们不禁要问,要获得肯定的方法很多,给你婚姻,又不要,为何却是去动摇传统婚姻的根基呢?

第八, 同运团体藉着“性别平等”,把同志教育带入幼稚园到高中的校园,进入幼稚园误导并扭曲幼童的性别认同,对我们下一代进行洗脑与同志培养教育,使他们成长到青少年时在性行为上走偏差,这是所有家长都会坚决反对的。同运团体故意消费跨性别者(性别认同障碍者),鼓动他们出现在同性恋活动场合,让民众误以为同性恋就是搞错性别的,并说这就是“性别平等”,去误导社会对于同志议题的清楚头脑,同性恋者不是跨性别者,同性恋不会搞错性别,娘娘腔几乎不是同性恋者,同运团体却不断利用、消费跨性别者,我们疼惜跨性别者,必需伸张他们的独立自主性以及相关的权益。

第九, 台湾人民对于同志议题几乎是冷漠的,同时90%以上的人只有立场没有真知,甚至因为立场去抨击维护家庭的团体或个人。有些人认为那是他们的事,干我何事?难道要像部份国家尝到了苦果,才能醒悟吗?前几天10月16日法国巴黎有为数20多万的群众上街示威,提出废除同性婚姻法,希望明年总统大选前让相关辩论卷土重来,并呼吁总统候选人捍卫“传统家庭价值”。何以故?如果您的孩子在婚姻法通过后,变成同性恋者,全国同性恋者爆增,如麻州几年内就爆增一倍,这时候家长就一应会怒吼,甚至向政府拚命,执政党也会因此被全民所唾弃。执政者不得不慎。

文/图:记者张暐珩/台北报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