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教授李威仪叹息弃高薪回台

九三大游行“反污名、要尊严”这次吸引许多名校教授走上凯道,包括清大、交大、台师大等学校,其中交大电子物理系教授李威仪在游行前,曾写了一封信给交大同仁,描述自己当年放弃美国教职,回台湾的理想抱负,如今因为退休福利被人批不公平,让不同职业间比较对立,退休生活无保障,让他决定走上街头,千字文中有许多无奈及叹息。

当年你放弃高薪,满怀理想回台湾教书,一定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家指责你不公不义、贪得无厌、祸延子孙吧”交大电子物理系教授李威仪太太这样说,让李威仪深深有感,3日10万人上凯达格兰大道,抗议年金改革抹黑军公教,出发前他特地写一封“千字文”给同事,没想到被转发分享。

信中写道“1991年我从美国回到交大任教,那时我有一个同学选择去了香港科技大学任教,他的薪资是我在台湾的3倍有余,也就是20多年来他的薪资总所得比我多了至少4000万台币,退休时还会另有一笔至少500万港币的公基金可以领取”当他们65岁时,财富会差6500万元。

虽然李教授很羡慕,但是没有后悔他的选择,他写道“1991年我决定回交大时,也有机会留在美国执教,我老婆也希望我留在美国,但我说了,我对台湾有感情,我想用中文教书。台湾教授的薪水虽然不高,但退休保障还不错。”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满怀理想回台湾教书,却被人家指责不公不义、贪得无厌,甚至祸延子孙。李威仪说“职业是有选择权的,25年前我选择了回到交大任教,当时就已经知道学校的退休条件,但这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开资讯,人人都有公平的争取机会。但当时教职并不是最吸引人的职业,我的同学有不少人选择了创业或加入高科技公司,结果很多因为公司股票发了大财。”

如果现在不是因为国家经济状况不佳,可能大学教职仍然不会是大家青睐的工作,“我们的退休福利也不会让人眼红。”李威仪认为,这是政治人物应该负最大的责任,实在不明白,大学老师不公不义在那里?他也发现其实有许多国立大学的教授,想法和他一样,只是都没有站出来。

李威仪表示,如果说我们期待了30年的退休福利真的会祸延子孙,真的需要做些牺牲,“请这些政治人物停止污蔑我们,然后诚恳地对我们说一声,对不起,谢谢你”,而不是在得知9月3日有人要去台北“逛逛街”时,又发动一波挑起对立的谬论。

最后他说,“大学是要与全世界争取教授人才的,不善待及尊重大学教授,投入再多顶尖大学经费都将是枉然,台湾的高教都终将沉沦。”这篇“千字文”,本来只是想要贴给系上同事,没想到在社群被广为分享,获得许多大专院校教师支持。对此他表示,希望这些声音能让教育部、主事者们注意到,别再污名化他们。


交通大学物理系教授李威仪分享给系上同仁的信件,全文如下:

 

各位同仁好 :

 

九月三号我会去台北“逛逛街”,如果有幸能在街上遇到您,请与我打声招呼!

今年我执教刚好满25年。1991年我从美国回到交大任教,那时我有一个同学选择去了香港科技大学任教,他的薪资是我在台湾的3倍有余,也就是20多年来他的薪资总所得比我多了至少4000万台币,他在65岁退休时还会另有一笔至少500万港币的公基金可以领取,也就是当我们俩65岁退休时,他的累积财富会比我多至少6500万台币。

因为香港科技大学配给了他一户面对清水湾的大公寓,他不需要在香港另外购屋居住,因此他大约在15年前就以存下来的薪资在台北以贷款方式买了两间公寓,然后用租金及部分多余的薪资支付房贷。算上这两间公寓近15年来的增值幅度,他的资产是让我十分羡慕的,但是我并没有因此后悔我当年的抉择。

职业是有选择权的,我当年就知道台湾与香港的条件差距,但我仍然选择回到交大,因为赚多少钱并不是我最重要的考量。

1991年我决定回交大时,也有机会留在美国执教,我老婆也希望我留在美国,但我说了:“我对台湾有感情,我想用中文教书。台湾教授的薪水虽然不高,但退休保障还不错”。今年,老婆以半嘲讽的口吻取笑我:“当年你放弃高薪,满怀理想回台湾教书,一定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家指责你不公不义、贪得无厌、祸延子孙吧”?我的确没有想到!

职业是有选择权的,25年前我选择了回到交大任教,当时就已经知道学校的退休条件,但这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开资讯,人人都有公平的争取机会。但当时教职并不是最吸引人的职业,我的同学有不少人选择了创业或加入高科技公司,结果很多因为公司股票发了大财。

如今,若不是因为国家经济状况不佳,可能大学教职仍然不会是大家青睐的工作,我们的退休福利也不会让人眼红。

但国家经济不振,政治人物应该负最大的责任,我实在不明白,大学老师不公不义在那里?大学老师怎么会贪得无厌?如果说我们期待了30年的退休福利真的会祸延子孙,真的需要我们做些牺牲,我们应该也会愿意,但是不是请这些政治人物先同我们诚恳的说一声:“对不起,谢谢你”?不要为了争取选票就先污名化我们,更不应该在得知九月三号有人要去台北“逛逛街”时,又发动一波挑起对立的谬论。

如果问我去台北“逛逛街”的诉求是啥,很简单……就是请这些政治人物停止污蔑我们,然后诚恳地对我们说一声:“对不起,谢谢你”!

再补充一点,大学是要与全世界争取教授人才的,好的教授是最容易用脚投票的一群人,不善待及尊重大学教授,投入再多顶尖大学经费都将是枉然,台湾的高教都终将沉沦。

占用各位的时间,请您见谅

敬祝 健康开心

 

李威仪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