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七地迫迁者联合大游行 蔡英文拒见国际反迫迁团体

 

「终结迫迁、跨地团结!”连日审理东亚七地迫迁个案的东亚迫迁法庭,筹备委员会昨日(7/4)邀集七个国家地区反迫迁团体发起游行,逾百人自台北华光社区旧址出发,一路高喊口号向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迈进,并提出法庭审理结论意见、给总统蔡英文的公开信,要求台湾政府停止迫迁,然而总统府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接见团体代表。

群众纷纷拾起脚上鞋子,击倒设置于总统府前的象征金权纸箱高塔,誓言终止迫迁政策。(摄影:宋小海)

群众纷纷拾起脚上鞋子,击倒设置于总统府前的象征金权纸箱高塔,誓言终止迫迁政策。(摄影:宋小海)

昨日游行过程中除了东亚各地遭迫迁者陆续发言陈述自身处境,全台各地的迫迁个案也进行集结,由北至南包括台湾都市更新受害者联盟、塭仔圳反迫迁连线、新北市瑞芳快乐山部落、三莺部落、大林蒲迁村居民等各地团体。而由于桃园航空城、台南铁路东移案皆是因交通建设所导致的大规模迫迁,因此游行队伍行经交通部时一度停留,高喊“公审航空城、公审铁路东移”等口号。

“我们一定要终结这样的抢劫政策!”反南铁东移自救会会长陈致晓批评,交通部等单位多以土地开发来补足交通建设财源,而航空城反迫迁联盟成员蔡美龄呼吁,不论南铁或航空城,都希望政府能缩小土地征收范围,希望刚上台的民进党能从此开始改革。最后陈致晓、蔡美龄也在游行车上高举者相互紧握的手,象征南北两自救会未来仍将共同作战彼此声援。

游行队伍抵达凯达格兰大道后,台湾因无产权而遭迫迁的三莺部落、快乐山部落先后发言。历经多年抗争、日前终于取得合法重建家园权利的三莺部落干部沙福路仍难掩气愤表示,从以前到现在,土地都被政府“回收”,除此之外政府是没有用的。快乐山部落头目谷拉斯说,部落在瑞芳20多年,现在国有财产署透过法院诉讼要居民搬离、甚至还要罚款,然而至今仍未见中央政府、立委、地方原民局关心居民的处境。

反迫迁连线成员陈虹颖指出,在这次审查东亚七个国家地区、在一个月内所搜集的27个案例,仅只是冰山一角,但受迫迁影响人数竟超过百万人,东亚迫迁法庭审判团成员,现任国际住民联盟突尼斯统筹协调人Soha Ben Slama,与长期支持人权议题的桃园地院法官孙健智,宣读此次审理的结论性意见,说明东亚各地迫迁案的普遍性,许多国家签署的国际公约在各国国内形同具文,亟需国际关注。

审判团也特别对占本次案件量一半以上的台湾本地迫迁案给予关注,并对于台湾政府拒绝接见这些团体感到遗憾。而在行动的最后,现场群众纷纷拾起脚上鞋子,击倒设置于总统府前的象征金权纸箱高塔,誓言终止迫迁政策。

七个国家地区反迫迁团体发起游行,逾百人自台北华光社区旧址出发,一路向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迈进。(摄影:宋小海)

七个国家地区反迫迁团体发起游行,逾百人自台北华光社区旧址出发,一路向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迈进。(摄影:宋小海)

由于桃园航空城、台南铁路东移案皆是因交通建设所导致的大规模迫迁,因此游行队伍行经交通部时一度停留。(摄影:宋小海)由于桃园航空城、台南铁路东移案皆是因交通建设所导致的大规模迫迁,因此游行队伍行经交通部时一度停留。(摄影:宋小海)

陈致晓(左)、蔡美龄也在游行车上高举者相互紧握的手,象征南北两自救会未来仍将共同作战彼此声援。(摄影:宋小海)

陈致晓(左)、蔡美龄也在游行车上高举者相互紧握的手,象征南北两自救会未来仍将共同作战彼此声援。(摄影:宋小海)

不分南北的受迫迁者共同参与游行。(摄影:宋小海)不分南北的受迫迁者共同参与游行。(摄影:宋小海)

反迫迁者跨国来台共同参与游行。(摄影:宋小海)反迫迁者跨国来台共同参与游行。(摄影:宋小海)

游行队伍朝向总统府前进。(摄影:宋小海)游行队伍朝向总统府前进。(摄影:宋小海)

三莺部落干部沙福路(左)及快乐山部落头目谷拉斯先后表达遭迫迁的经历及处境。(摄影:宋小海)三莺部落干部沙福路(左)及快乐山部落头目谷拉斯先后表达遭迫迁的经历及处境。(摄影:宋小海)

国际住民联盟突尼斯统筹协调人Soha Ben Slama(左),与长期支持人权议题的桃园地院法官孙健智,共同宣读此次审理的结论性意见。(摄影:宋小海)国际住民联盟突尼斯统筹协调人Soha Ben Slama(左),与长期支持人权议题的桃园地院法官孙健智,共同宣读此次审理的结论性意见。(摄影:宋小海)

遭迫迁居民将象征金权的纸箱塔推倒。(摄影:宋小海)遭迫迁居民将象征金权的纸箱塔推倒。(摄影:宋小海)

原文:苦劳网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